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 > 正文

邬贺铨:5G时代,我们能够让自己变得更强大

来源:未知 编辑:dd 时间:2019-01-31

撰文静静

1月5日,由中国日报网和网易新闻共同主办的“2019影响力峰会——预见未来”在举办。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会后接受了网易记者的专访。

邬贺铨表示,5G时代中国的目标是“赢美国”,所谓的“赢美国”主要体现在部署5G网络要不能比发达国家晚,2020年中国的部分地区尤其是就要实现5G预商用。

在5G知识产权上,邬院士称,中国要有话语权。在5G标准上,中国的企业能唱主角,这是可以实现的,可以确保今后如果发生专利纠纷,中国有资格与别人进行博弈,也就是有一种的能力。

同时,邬贺铨也提醒说,虽然在5G产业上中国的有些企业已经走到了世界的前面,但并不意味着在所有方面都处于领先地位,应该加强自主创新能力,“还有很多5G系统和终端用到的芯片、软件仍然有赖于国外供给。”

未来5G将对人们的生活产生什么影响,邬贺铨认为,4G改变生活,5G改变社会,他引用咨询机构的研究称,5G到2035年会给全球经济增加14.3万亿美元的经济增长,也就是说将使全球经济增长4.6%,到2035年,全球P将因之增加7%。

以下为网易对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采访部分记录:

中国在5G上的引领

网易记者:5G时代到来,可以用什么对应的关键词来形容?

邬贺铨:原来5G时代当时提的口号是赢领,现在希望也是往这个目标走,只不过还是做了再说,现在希望多做少说。

怎么叫赢领呢?3G、4G的时代,我们牌照的发放都比发达国家晚了好多年,现在5G基本上公开的是说2020年商用,明年应该是在一些城市就会开始了,比如说明年要建 国七十周年,而且很快2020年冬奥会的测试赛,我们都需要准备好5G。

明年5G在中国的一些城市叫预商用也好、叫商用也好,都会开始。应该可以明年说5G元年没问题,就是说我们不比发达国家晚。

实际上去年年初,韩国平昌的冬奥会,就说它用了5G,但是实际上那时候是没有终端的,它是固定的接收,所以只能提供宽带,不能算真正的5G。但是2020年东京的奥运会是会用的,所以我们原来说2020,是想不晚于东京,现在看一些国家也提前了,所以我们明年也会用,这是时间上,我们希望能走在前面,至少不晚于一些发达国家。

我们在引领上还表现在我们希望在知识产权上有话语权。比如现在在5G的标准上,中国的企业应该说也是主角之一,可以说我们在5G的专利上,将来如果有什么纠纷,也可以达到用我们的专利跟别人的专利能够博弈的程度,有一种的能力。所以在产业上现在普遍认为,华为在5G的产业化方面是走在了国际上其他同行的前面,华为新签的也有几十个合同了,包括海外的。所以这些方面表现出中国在5G上的引领。

对我们而言,走在一些国家前面不是我们的目的,我们还是希望通过5G的发展,支撑我们国家经济的发展,给我们的人民提供更多的应用,或者说是创造更美好的生活。

还是要内功,增强自身的实力

网易:您刚才也提到和国外企业的对抗,您觉得有什么样的迎击手段?

邬贺铨:现在一般我们不是提反击的手段,华为最近任正非的新年讲话就说,华为要致力于让设备做得更可信、更安全。也就是说你担心我的不安全,我要做的让你感受到我是安全的。尽管安全只是一个借口,但是我至少要消除你这个借口,我要证明我是安全的、可信的、透明的。

所以关键还是做强自己。当然了,做得更安全,不仅仅是做给美国看,也是做给我们老百姓看。5G的时代会使人更透明,更多的隐私行为可能会被这个社会、被一些公司所了解、所掌握,也有必要给我们的使用者提供一个放心使用的。

另外一点,尽管我们说5G的产业上有些企业走到了世界的前面,但是并不意味着在产业的所有方面我们都领先。

还有很多5G系统和终端需要用到的芯片、软件,仍然有赖于从国外供给。我们怎么能够进一步的增强在这方面的自主创新能力,做到不受制于人?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所有的东西都只能用国产,我们还是一个的。但是如果说你真不给我,我还是有办法能支撑自己的产业发展的。所以我们还不完全是用对抗的办法,或者说你我什么,我你什么,我们还是说要增强自身的实力。我们没办法改变特朗普,但是我们能够改变我们自己,能够把我们做得更强大。

网易:未来中国的企业进入海外市场,受到的阻碍会不会越来越多?

邬贺铨:会有,实际上不单是美国,欧盟去年也出台了数据的,叫PR,用户的隐私是个好事,但是这个把用户隐私的范围扩得比较大,也就是说互联网公司在推广一些应用上,如果搜集了用户的电话号码、家庭住址、身份证、邮箱,如果没得到用户的同意存下来了,那就罚款。

罚款是什么呢?一千万欧元,或者是公司去年整个财政年度全球收入的2%,那不少啊。严重的加倍。那说明什么呢?如果还是按照过去的方式,不重视用户信息隐私的,那么就有可能就进不了这些海外的市场。所以互联网企业也要注意到,不是不能用用户的信息,而是要注意怎么能征得用户的同意,还得很好的隐私,这在我们的实际上市场也是存在的,只不过在国外有些门槛提高了。

我们要适应性的改进我们的技术和安全措施来适应这个门槛。需求总是有的,尽管美国华为进去,欧盟一些国家也仿效了,但是华为仍然在欧洲取得了几十个5G的合同。所以我想只要你性价比好,而且在安全上是做得不错的,那么用户就会采用你。美国说华为有安全问题,那么美国的、其他国家的设备就没这个问题吗?一样,就是说你怎么能在这领先于其他的同行,你就有机会。

中国企业拥有5G专利的数量与国际前列公司不相上下

网易:5G的知识产权方面,中国的表现怎么样?

邬贺铨:知识产权现在中国非常重视,最近按照国际知识产权组织公布的数据,中国申报的专利的数量已经跑到第一位了。当然了,有数量不等于有质量,现在还要评价高质量的知识产权的专利,在这方面中国拥有高质量的专利数还是低于美国和一些发达国家。未来还要从注重数量到提升质量。什么样的算高质量的专利呢?以5G为例,写到标准里头的专利,一般来讲是高质量的专利,而且是核心专利,也就是说用到标准,就绕不开这个专利。写到标准里头的,一般而言是不能绕开的。

就像大家知道的,高通公司为什么老向中国的手机企业收专利费?因为它其中的CDMA的专利是绕不开的。所以类似的,5G标准写到专利里头,中国目前来看已经可以说跟国外的排在前列的公司比,我们跟它们不相上下,甚至说拥有这些专利数还比它们多一点。

当然了,现在还不到最后摊牌的时候,可能有些公司有专利它不说,但是目前按照一般的分析,我们在标准的技术贡献度上超过了三分之一,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在拥有的专利数上也拥有了相对的比例。拿这个专利也并不是说要像高通那样收专利费,当然能收的可以收,更重要的是什么?专利纠纷的时候,往往大家都摆出来,你用了我多少专利,我用你多少专利。将来要做到我中有你,你中有我,你也有依赖我的东西。我想这是在市场经济下,知识产权的一种办法。当然也是打开市场的一个有力的武器。

网易:现在全球5G技术研发的格局是什么样的,我们和发达国家相比差距体现在哪里?

邬贺铨:美国基本上是在芯片上比较强,高通、英特尔,另外美国在操作系统上比较强,因为5G的操作系统上,美国有苹果的iOS,还有,这方面都比较强。系统厂商,现在是欧洲的爱立信、诺基亚,这几年又开始起来了。还有韩国的三星。目前国际上主要的公司大概是这些。当然也有可能有一些小公司有一些专利,但是主要是这些。

当然高通主要是做器件,终端企业上,美国主要以苹果为主,从数量上,中国的终端企业是最多的,但是很多终端企业还是用高通的芯片。当然能够跟苹果对抗的现在是华为,它有自己的芯片。

我认为目前也不能说哪一个企业百分之百的都是自己解决问题,关键是你怎么具备能力很好地利用全世界的资源,自己也有储备,一旦你不给我,我还有手段。现在来看,中国5G的发展势头是不错的,但是实际上短板也很明显。除了刚才说的芯片、操作系统的短板,我们还有一个更大的短板,是在6GHZ以上的频段这方面差距更大。

因为刚才说到5G,峰值带宽能做到20个G比特,这是需要工作在6GHZ以上的频段,在现有工信部分配的频段里头,目前的频段,联通、电信才拿100兆,100兆只能支持2个G,做不到20个G的。只有到更高的频段。所以在高频段我们现在还没有布局,目前在高频段的科研我们过去重视不够,现在感觉差距比较明显。

5G将带来数十万亿美元的经济增长

网易:5G对经济的影响会是什么样的?产业界应该怎么样面对即将到来的5G时代?

邬贺铨:2019年是5G的元年,可能也是人工智能大发展的一个元年,也可以说是工业互联网发展的一个元年。

我举几个数字,美国高通公司曾经委托咨询公司做研究得出一个结论,5G到2035年会给全球经济增加14.3万亿美元的经济增长,就是说使全球的经济增长4.6%。对P有多大的影响呢?到2035年,给全球的P增加7%。给中国在2035年的经济增加大概1万亿美元,给中国到2035年的就业增加大概1000万人,这是5G。

普华永道公司预测,到2030年人工智能会给全球经济带来15.3万亿美元,麦肯锡预测大概是12万亿美元。普华永道还预测全球15.3万亿美元的经济增长里头,中国占了7万亿美元,这是人工智能的影响。麦肯锡是说,大概人工智能会使全球P年增1.2%。那么工业互联网,或者说工业物联网,有人预测在2030年也会使全球的经济增长大概也是14万亿美元的规模。所以你看,这三种技术大概在2030年左右都各是十多万亿的增长,所以非常大。这三种技术里面,预测的数字也可能有重叠的地方,但是都认为新的技术会带来新的增长点。

5G也好,人工智能也好,这些都既有面向消费者的部分,也有面向产业的部分。无论经济下行还是经济怎么不好,人们总是要衣食住行的,最底层的需求永远存在。所以不用说2018年经济下行了,我看大家点快餐的人反而多了,所以这个需求,中国有14亿人的市场,这个需求始终存在。当然了,随着发展,根据马斯洛模型,人们不仅限于衣食住行,还要更高的文化的需求,而这部分通过5G更好的高带宽,连接医疗,包括高速的出行等等,会给我们生活带来更多的增长点。这方面的需求也是无止境的。

所以我很赞成马云说的一句话,不要说宏观经济怎么好不好,我们的市场放在那里,首先是怎么能抓住这个机遇,做好自己的事情。也不要说我就跟着风口走,今年是中国农历的猪年,不要以为在风口上猪就可以起来,关键是自己要长出翅膀,否则风过去你不就掉下来了吗。

这些技术的发展,给我们提供了新的一年的新动力。互联网走过了五十年,互联网的红利、人口红利、网民的红利,不能说没有,但是渐行渐远,中国的网民现在超过8亿了,所以你说再增长,空间没那么大了。但是网民的需求不是数量增长,而是他的衣食住行、文化的需求是放在那里的。

乔布斯曾经说过,我们不是按需求去研发设备的,我们是研发出设备创造需求,新的技术也可以创造新的需求,带动发展。原来有个话说4G改变生活,5G改变社会。社会上就不止消费了,还包括我们的产业。消费互联网不仅是买东西,还有教育、养老、医疗、文化,都有很大的空间。我说工业互联网要来了,不等于消费互联网没有空间。原来说人工智能来了,也不等于移动互联网没有空间。所以关键是说怎么走好,不是简单的去追风口,完全跟风是没用的。

要争取全面突破技术短板

网易:我们国家已经提出了全面突破5G技术的计划,您怎么理解这个全面突破?

邬贺铨:我们现在5G有短板,包括芯片、高频的器件,包括其中的软件、操作系统,甚至包括5G芯片设计用的工具软件,5G芯片加工的技术等等,这些都是我们的短板。要全面突破就是我们要想办法在这些领域上,能争取改进。当然这个突破决不是一时能做到的。

 

这不仅仅是5G了,这是整个国家的问题、科技的问题。就像中兴的事件,决不是因为中兴没有解决好自己的芯片,而是说我们的供应链没有提供这个能力。说到芯片的加工条件,这个又涉及到精密的制造,涉及到材料,而这些领域上我们也有问题,不足以支撑我们技术的发展。很长一段时间,因为全球化我们以为国外的供应链是可靠的,而现在发现,没有想象的那么好,还有各种原因它不卖给你,所以才发现我们需要重新打造我们的供应链。

这个绝对不是IT界本身能解决的,必须是整个产业、所有的产业,从基础研究做起。你会最终发现我们基础研究不够,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,绝对不是一个5G本身的问题。

 

栏目分类

中国资讯网-最快最新最全的资讯 http://www.zgzxnet.cn 联系QQ:575696152 邮箱:575696152@qq.com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zgzxnet.cn. 每日资讯网 版权所有

Top